出院首日就复工 日本足协主席田岛幸三是这样战胜新冠病毒的

2020-04-25网络整理 编辑:国人体育

图说:日本足协主席田岛幸三  网络图

  日本足协主席田岛幸三上月感染新冠病毒消息传出,举国震惊。安倍晋三首相于G7峰会上表态“作为人类克服新冠病毒的证明,将以完整形式实现东京奥运会”的话音刚落,这位日本奥委会副主席、日本足协主席就被病毒击倒,让日本民众开始了解,面对的挑战有多可怕。但62岁的田岛康复了,以最快的速度。看到他重回球场投入工作,没有比这更能带给日本民众战胜疫情的信心了。

公开病情

  身为日本体育界高官,日本足协一把手,田岛幸三在核酸检测报告阳性后,第一时间公布病情,并运用日本人擅长的逻辑推理,告诉民众可能的感染源和感染途径。

图说:工作中的田岛幸三 网络图

  田岛推测自己很可能是2月底去荷兰出席欧足联大会时感染的,“当时,欧洲几乎未对病毒有任何警惕,我们的会议日程非常密集,又是在非常密闭的环境。”回国后,田岛接受了多次核酸检测,前两次均为阴性,之后他体温升高到37.5摄氏度,并得知塞尔维亚足协主席科茨和副主席潘特里奇新冠病毒检测均呈阳性。大会期间,田岛与两人曾密切接触。当时最近一次的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田岛预感自己大概率被感染,“我脑子里一直在回放,,这段时间我去过的地方、见过的人,可能会把病毒传染给谁。”

  家人、朋友从未料到田岛会感染病毒,这名曾经的球员身体壮实,没有任何基础疾病。得知坏消息后,他们和田岛一样非常震惊。震惊之余,田岛作出令人钦佩的决定,“作为公众人物,我必须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让人们知道我的病情。同时,也必须尽快联系这些天我密切接触过的人,让他们知道我已被感染。”

坦然面对

  之后,便是与病毒的殊死搏斗。日本国内因为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数不断上升,田岛也不清楚等待自己的命运是什么。他问主治医生治愈的方案,得到的回答却是:“如果呼吸机都无法救你,最后只能靠自身免疫力,没有别的办法。”他被送进隔离病房,逼仄的病房里,窗户都打不开,憋闷的除了空气还有心灵。入院第一周,田岛几乎没有食欲,只是将3种药丸轮流往嘴里塞,每天还要接受长达12小时的输液治疗,“我第一次感觉到生命受到威胁。”

图说:田岛幸三及其工作团队  网络图

  志村健与他在同一个医院。几天后,这名日本家喻户晓的喜剧明星因为感染新冠肺炎去世,享年70岁。田岛几乎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3天前他(志村健)还在窗外跟我打招呼。”他随即致电家人:如果自己也步志村健后尘,就会被直接火化,“这是一种传染病。我把医生的意见告诉他们,去世后,得等尸体火化了才能见到我。”田岛交代了后事。

  入院17天后,好消息传来:田岛的核酸检测转阴,这意味着他依靠自身免疫力抵御了病毒的侵袭。田岛记得很清楚,开始发烧的那一天,3月的东京下起了雪。走出隔离病房的这天,晴空万里,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我回来了。”

即刻返岗

  和确诊时一样,田岛第一时间将自己康复的消息公布于众,同时也将他与病毒搏斗的过程和盘托出。实际上,入院4天后,他就感觉身体状况在好转,“体温有下降,没有不适情况,并且我在吃药,也在做检查。要感谢医护人员,让我拥有积极治疗的信念。”他也每天坚持看电视新闻,了解疫情的发展和日本政府的应对。田岛告诉日本民众,“面对病毒,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努力战胜它。生命是第一位的。只要活着,经济和体育活动以后都可以恢复,我们必须采取负责任的行动。”

图说:田岛幸三与蔡振华合影  网络图

  出院后,田岛没有任何调整的时间就复工了。回到足协,他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发表声明,向公众道歉:“首先,因为病毒给大家带来的不便与关心,日本足协表示深深的歉意。”道完歉,田岛宣布几项减负措施,旨在保障疫情期间足球俱乐部的运营,教练的收入以及孩子们参与足球运动的热情,尽可能多地帮助到那些因为收入减少,交不起注册费的孩子。

大家都爱看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